Tonya

希望一切是最好的安排//
一只草莓奶油味的咕咚tonya♡(˙◁˙ )ハ

【昊健】End Of The Summer (上)

  • 这篇是以董子健视角来描述的故事,共有三篇。(你猜下篇是谁主视角?

  • ooc的...........(。

  • 灵感来自 Alec Benjamin 的 End Of The Summer  (←这首歌是我近期的大爱,巨好听,强烈推荐

  • 结局是HE,相信我((((((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所有的故事都会在夏天的最后一天结束

这是我从17岁那年夏天得到的结论。


“我们,不会再见了吗?”

“我.....我不知道”

鼻子好酸,眼眶好热

今夜好漫长。


当你说你要离开的时候,我脑袋一片空白。少年人总把离别当做一件小事,可谁又知道说了再见之后我们能不能再见呢。

你说,你要去太平洋的东边,在那边读书,生活。我猜你下一句要说,我也会在那边结婚生子,落地生根。

今天是夏天的最后一天了,故事也该结束了。


黑夜好黑,都快看不清你的脸了

别低头啊,让我再看看你。

我可以抱抱你吗,像好兄弟那种。


我的世界啊,在十七岁那年的夏天彻底地崩塌了。


十年前,你说你来这里是度假的,那一刻我突然庆幸我们S城的夏天是凉爽的。

你教我骑自行车,还嘲笑我居然不会骑自行车。会骑自行车有什么了不起的,你还没见过小爷我玩弹弓百发百中的样子呢,吓死你。我问你,你为什么总骑在我后面,你说的很小声,我依稀听到你说,“怕你摔了”

人接触一样新事物的时候总是害怕的,我怕这玩意儿把我摔了,所以我蹬得特大力,好像有股力量推着我向前,脚踏板把脚都给蹬破皮了,你站在一旁,笑得连虎牙都能看到,“你这是骑自行车还是自残啊?”

我就算自残,旁边不还有你么

你说你在S城只能待一个月,所以我一放暑假就拼命写作业,就为了能空出八月的时间陪你玩。你总是拖到八月的最后一天才走,我明知故问,你说“S城离G城近嘛,坐高铁就两三个小时”

幸好S城与你的城市不远,总让我以为,我们的距离也挺近的。


十二岁那年的八月一号,我早早地起了身,跑到火车站去等你。从九点等到十二点,从满心期待到希望落空,我都没等到你的身影。回到家后,我拨打了你的电话。

“你...不过来S城吗?”

“....对不起”

“你为什么对不起?你为什么不过来?”

“我要上补习班”

那时我憋着一股无名火,在他说出了补习班三个字后彻底爆发了

“难道你的补习班比我们的约定更重要吗?!”

“你以为我他妈想去啊?!”电话那头突然也爆发了,接着传来了‘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’的声音。

我挂了电话,把手机摔到了地上。

委屈得都快哭了

是我自作多情吧,以为你来S城玩是我们友谊的约定。

我望向桌子上摆放的海盗船模型,那时候你说你很喜欢海盗船模型,但是你父母说玩模型会耽误学习,一直不给你买。于是我瞒着父母偷偷攒钱,攒了半年终于攒够钱买模型了,打算这个暑假给你个惊喜,可是你不来,这个礼物又算什么呢。

过了十几天,当我还在赖床不起的时候,我就听到我妈的大叫,“董子健快起来!昊然来了!”

我一个激灵,差点从床上摔了下来。我连爬带跑地跑到门口的时候,我看见你拿着行李,露出了招牌虎牙笑容。

逆着光的你,还挺好看的。

我问你,你为什么会来,你说,“我跟我爸妈沟通了一下说我不去补习班,他们就让我过来了。”

那时候我的心好像被这灿烂的暖阳烘得暖暖的,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地萌芽。


十七岁的七月,我缠着父母去G城玩,下了火车站的时候我被密密麻麻的人流吓到了,你来接我们,我还记得你拉着我的手,在我耳边说:“你不要走丢了,这里坏人很多”

你的声音酥酥的,一直酥到了我的心里。

那天晚上,你带我去江岸,那里好多霓虹灯啊,都快把我闪瞎了。我正抬头研究着这些高挂在大树上的小彩灯时,眼尾扫到你在笑,笑得连那白森森的小虎牙都跑出来了,我当时忍不住火了,问:“你怎么又笑?我有什么好笑的吗?我吃饭你要笑,我特么研究个彩灯你也要笑,你有病啊?”我话都还没说完呢,你这傻逼笑得更开心了,我更傻逼,因为我也跟着你一起笑了。

过了几分钟后,笑声渐渐消停,你擦了擦眼角,望着江水,一声不吭。

我斜睨着你,这浪涛拍打着江岸,像是要拍到人心里似的,江水抓住了风的尾巴,让风染上自己的味道,模糊了你的轮廓。你突然对我说:“明天我带你见个兄弟吧”

这突然的对视令我心中一惊,我连忙移开视线,慌乱地应着。在那瞬间,我看到了你的眼,那时我读不懂你眼中的味道,如今回忆,我可能读懂了。


第二天晚上,你拉着我去见你的兄弟,一开始我有点紧张,手心不断出汗。你说,“他叫张一山”我一看,这人黑黑瘦瘦的,长得一张黑社会大佬的样子,把我吓得差点想拐弯跑了。结果那人一把冲过来紧紧实实地抱着我,还拍着我的背说:“刘昊然的好兄弟就是我的好兄弟!” 我抬起头,正见你笑眼眯眯地看着。

我这人酒量不怎么好,如果再给我一罐我可能就得倒下了,没想到刘昊然那家伙比我更菜,早已经趴在桌子上神志不清了。这时张一山突然拉了我一把,口齿不清地说:“昊然这人啊,什么事都喜欢往心里塞,辛苦你了”我当时酒精上脑,反应全慢了半拍,迷迷瞪瞪地说:“什么鬼,我又不是他女人”张一山瞪着我的眼神就像在说‘你的智商是不是被猪吃了’,正当他准备开口继续解释的时候,我两眼一翻,睡过去了。

第三天,我拉着张一山问他昨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,张一山皱着眉头“我说了什么?”

哎,早知道不该喝那么多了。


在G城玩的时间过得飞快,我站在火车站的站台,你站在我对面,我们两都没有说话,直到检票的阿姨开始喊还没检票的人赶紧上车的时候,我问你:“你八月还会来吗?”

你点了点头

我开心地笑了。

只是我没想到,你是来道别的。


距离八月的结束还有几个小时,我们站在小山丘上,望着山下点点亮光的S城,四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。

我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,打破了沉默,“你去到那边,要好好生活,好好学习”

你低着头,没有说话

“我能抱抱你吗,像好兄弟的那种”

我们紧紧相拥,感受着最后一次,彼此的心跳声

到最后我也没能把那句话说出来。


所有的故事都会在夏天的最后一天结束

这是我从17岁那年夏天得到的结论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 他们的碰面是一个故事的开始,随着八月的结束,他们就要分开,所以这个故事就结束了,到次年的八月,他们再次碰面,就会产生一个新的故事。(你在说什么....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8 )

© Tonya | Powered by LOFTER